皇七君(莫皇七)

指北针牌莫皇七
一个沙雕人士
生活中日常抽筋开学步车
所以写文也……
啊反正没有那些大佬好(xx
cp双北山花河畔鸥鬼巍澜双关双潘何尔萌……
啊好多好多耶
人老了,身体就是不中用……咳咳咳……
(gungungun

躺●滚●打

#何滚滚x撒躺躺x潘打工


#沙雕向


#一个写不下去的故事(xxx


何滚滚最近非常烦。


他家撒躺躺粘地就睡怎么办!


在线等,急!


具体情况是这样的。


何滚滚带撒躺躺去超市买菜,何滚滚刚付完菜钱,一回头,


睡了。


何滚滚牵着撒躺躺的手在小区里溜达,看见小区门口守门(?)的那条柯基,直呼可爱,遂狂奔而去。


看完才想起来自家那个[柯基],一回头,


睡了。


每晚何滚滚都会[释放自己的灵魂](说白了就是玩摇滚),整个小区都会因为这个而彻夜不眠(何滚滚对此好像还挺自豪的???)。


何滚滚本来想叫上撒躺躺一起嗨的……


“我就在他的对门呢~他应该不会睡着了吧!”


结果一开门,


林够够抬着(呼呼大睡的)撒躺躺在屋子里乱窜……


“你们两只大猪蹄子!!!”


于是何滚滚找了个钟点工。


“欸……嘿?何老师您找我来干嘛嘞?”潘打工挠了挠头,“不会是……哦哦哦?!现在就要【为爱鼓掌】了吗?!!”


“呃……阿潘你别想歪,只是叫你来看一下我家撒撒而已。”何滚滚差点没被潘打工的邪♂恶思想(?)吓死,“别让他在白天睡着就行。”


“啊——?好吧~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潘打工看起来似乎很失落,“不过……这种事您自己就可以做到了啊~?”


“不用多问了……我没空。”何滚滚烦躁地摆了摆手,“一日300。干不干?”


“好呀好呀好呀!”20岁的年轻人双眼一亮……




“撒先生!你给我起来!我要报警啦啊啊啊啊啊——”潘打工大吼,“不许抱我大腿!!!”


撒躺躺嘴一嘟:“你又不是我男朋友我干哈子要起来。”


“撒老赖!再不起来我就跟何老师说了!”


“你又不是炅炅老公他干哈子要听你的。”


“我……我爱ta!……唔?!”


不小心说出心声的潘某慌忙捂嘴。


“你……说什么?”













潘打工,卒。


【吾王凶萌】(正文见评论,以下为吐槽(?

woc感觉这首歌超超超超适合何美男小朋友来唱的啊啊啊!

(不这首歌不贵还是日语歌美男怎么能唱呢(划掉


咳咳!总之听这首歌看我的脑洞肯定会很嗨啦!(屁(划掉


脑洞4(脱粉预警(bu)

马鸭

赶紧码一个脑洞来挽回我们的小可爱(?


冒着期中考将至的生命危险(x

我求求你们了不要脱粉

我也是要学习的(瘫


ps:人设不完善

见评论


感觉自己好棒棒哦(xxx


明天没热度,我删(kao

82年北琅帮·大结局!(?!

自我感觉结局太崩(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【起源】

明月当空,波涛起伏。

在月与海之间,一只鸽子精带着一朵花在灰……

“欸欸欸???白白你飞够了嘛?我肚子饿了……”

“好啊,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离沙滩那边越来越远了……”白敬亭的翅膀下意识的扑腾了几下。

“唉……”


此时,他们并没有意识到,一阵如同饕餮巨兽的海上龙卷风正向二人袭来。


“等等……”魏大勋朝着龙卷风的方向眯起眼,这才反应过来,声嘶力竭地吼道:“白白——龙卷风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“我……我有在飞回去啊!”白敬亭脸上冒出了豆大的汗,一双翅膀不停地扇动着。

“你……太……重……了……”

话音刚落,他便因为脱力,松开了抱着魏大勋身体的双臂,整个人也直直坠落下去。

“白白——”



夜空中弥漫的清香,混进了魏大勋的鼻中。

他睁开眼,对着面前的王鸥愣了一秒,方道:“姑姑,我……我这是在医院里?”

“是。”王鸥紧绷的脸上现出一丝微笑,“还好你没事……我们已经急死了。”

“不用担心,我……白敬亭呢?”魏大勋急得欲要起身,却又无力地倒回病床上。

“他啊~现在在天台吹风呢!”王鸥轻快地说,“说起来,还是他背着你回来的呢~这小子,命可真大!”

“呼……”魏大勋放松下来,长吐一口气,软绵绵地趴在床上,仿佛吐出了浑身的力气。

【不过话说回来……白白到底是怎么救了我的呢……】


白敬亭上半身靠在天台的栏杆上,眼中倒映出M市繁华而又美丽的夜景。

“井,今天多谢你啦。”

身后的井柏然大笑着摆了摆手:“哎呀,不用客气啦~咱俩毕竟同为管辖这一区域的天使,帮你也在我的职务范围之内。”

“嗯……嗯?”

裤兜里的手机剧烈地震动起来,白敬亭迅速掏出了它,按下通话键。

“白,我猜对了。”

电话另一端传来吴磊的声音。

“那个龙卷风的起源,是天堂岛。”


【end.】

脑洞3

<a target="_blank" class="f-atbox s-fc2" rel="nofollow" href="https://shimo.im/docs/xBwHjujVuk0AQUYI"  正文</a>

82年北琅帮10

【上天鸽,就够了】


  “咦咦?你说要带我去海边走走?”魏大勋惊得目瞪口呆,随后脸上便泛起一丝红晕,“哎呀~真好呢,白白,现在你都会关心我了呢!”

……然而迎接他的是“自家媳妇”的一次暴风耳光。

“闭嘴!我只是不想你又来缠我而已!”白敬亭对着魏大勋又扮了一个鬼脸,“论关系……你应该叫我爸爸。”

……一本正经的沉默。

“好的爸爸……欸等等?!白白你耍我?!”魏大勋气得腮帮子鼓鼓的,倒有点儿可爱……

“哈哈哈哈哈~!”白敬亭跑起来了,大长腿连带着新买的aj,把呆愣的魏大勋远远甩在了后面。

“只要你不碰我的鞋,我们就是好兄弟!呼呼呼~”

“哈……哈……白白你怎么这么能跑啊!我都快跑骨折啦!”魏大勋停下来,半蹲着,气喘吁吁。

“谁叫你不去锻炼。活该!”白敬亭头都没回,“要不是接下来我是主力,你还不得晕死。”

“什……什么主力啊?白白?难道你要……”

魏大勋的脸颊通红起来,有些紧张地咬着嘴唇。

“不要吧……就在这里……那个吗?

“万一有人看见……”

“想什么啊?!”话音未落,白敬亭已经走过来拉起了他的手腕,“真是的……你脑子里不会都装着黄色废料吧!”


恍惚间,他看见了一双翅膀。

“是错觉吗……”

翅膀展开了,从里面飞出几根雪羽。

“天堂?我死了?”

翅膀带着他飞起来了。

“呜哇!等……等等啊!你是谁啊?!”

天使的脸,清晰起来了。

……

“咦??白白?你怎么……”

“连我都认不出来?你近视啊!?”

白敬亭依然是那么神态自若地怼着魏大勋,只是后背上多了一双纯白的翅膀。

“白白!你是带我去天堂的吗?!啊啊啊啊——”魏大勋惊恐地跟着他上下颠簸。

白敬亭不耐烦地将魏大勋整个拥入怀中,不等他再次反应过来便已堵死了他的红唇……

“吵死了,小笨蛋。我可不是什么天使,只是一只鸽子。”

“唔……???”

(鸽子成精了???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???)

魏大勋今天也在黑人问号。

  他的“媳妇”到底是个什么品种。

脑洞2·鸡犬不宁

没错!

又是脑洞!

(北琅帮10已经在更了xxx


先凑合着看吧,还能脱粉咋地(?

脑洞1

好久没更了,先送脑洞吧(?)

评论见。(´ε` )♡